不知道如何安慰丧子同事

这是一个努力过头的中年人的故事。我和她共事六年,今年她成了高龄孕妇。
每个单位除了躺平懒人,还有小财迷,就是节假日不休息,热爱给人替班,永远精力无限的那种人。她便是小财迷,一直以来都是。
我隐约感觉到她好像非常需要钱,税后大概 20w, 真不至于穿着洗到褪色的衣服。家里应该有困难,钱绝对不是花在她自己身上。但做人不要八卦,别人不说,我们需要当做不知道。
对于单位来说,这号人非常好用,业务过硬,指哪打哪,所以我在排班的时候毫不吝惜,而且她本人还很乐意做,她热爱这份职业。

怀孕四个月,她宣布这个,所有人都惊呆了。一般女同事怀孕,就算不请病假,也不会开几个小时的车出外勤了。
而去年冬天,在她藏孕期的时候,她一个人开车,到下面的县级市跟住户供暖不足的线索。零下二三十度,她开一个新能源的车上路,光开暖气就把车耗在半道上。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打不到车,在路旁站了段时间,搭便车到了地方,在住户、热力公司、供热办之间了解情况。
其实她大可以选择市区的线索,轻轻松松按点下班。她不,她说那栋楼里有老人,不能让这些人在零度不到的地方睡觉吧。看不惯一些混吃等死的大爷。
我没结婚,知道她那时怀孕了,只觉得她身体素质超好,牛人一个。但有经验的同事相当严肃地提醒她小心。
怀孕七个月,我早晨一醒,看到半夜她请假生孩子的消息,和六点钟孩子出生的朋友圈。她写了超长的获奖感言。平时她文风刚健,而此时这些文字属于一个温柔的新手母亲。

疫情期间住院处不允许探视。她出院以后,又拖了一段时间,单位组织女同志去看她,男的去不方便。我托一个大姐捎了个红包,大姐回来把红包还给我,告诉说小孩在重症没了。
在此之前,我相当盲目地认为万事大吉,从来没有把新生儿夭亡和早产联系起来。在这件事上我是要负责任的,然而我什么都弥补不了。

六月初她回来上班,一切一如往常。可我看到了她桌子上澄黄的婴儿油。
要用完需要很长时间,是在报复自己吗。

她对我说,孩子不会自主呼吸,她就抱过他一次。那时医生建议放弃,再耽误只是延长他受罪的时间,患儿一天只喝两毫升,不要送过多的奶,肺部感染,患儿无意识地扯面罩和鼻饲管,所以不得不用胶布固定,你们如果有路子可以送北儿,但不保证不会出意外,无法做 CT,因为患儿无法自主呼吸,专家会诊情况不乐观,有个类似的病例,他不可能靠吸氧长大。
她从护士那儿抱过小孩,她祈祷,这辈子妈妈没做过恶事,你好了妈妈愿意去死。然后奇迹出现了,他感受到妈妈了。他开始大口喘气,最后小脸白白的,在她怀中舒服地睡熟。
她轻轻把孩子抱给医生,听诊器捅到襁褓中听了听,有些手续需要家属去办。

她不该对我说这些,她不该对任何人说这些。

回想那段时间我们的工作,无甚挽救于万一的活计。命运安排我们每天上班,难道就是为了让一个小孩来到世上,合理合法地受尽痛苦,然后死去吗。

PS. 看到高赞评论说 “三十五岁不算高龄孕妇”,我想再强调一下。医学上,超过三十五岁就是高龄孕妇,孕产期间各方面的风险飙升。我们一定要有这个意识,体检不能完全反映人的身体状态,不要觉得还年轻。这是悲剧的序曲。

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很多评论表示没有高龄孕妇一说,是要说明高龄男性质量不行,危害更大对吧。但是我认为,与其追究谁对谁错,社会更应普及对高龄孕妇的认识,进而达成共识,提高福利待遇。如果连女同胞自己都抛弃这个概念,遑论其他啊。

来源:豆瓣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图形验证码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