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羽逝世,电影《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

乔羽逝世,电影《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

@赵皓阳 – Moonfans:当年拍摄《上甘岭》电影,导演沙蒙找到战友刘炽帮忙谱曲,刘炽看了看原版的歌词 ——“祖国啊,我的母亲,我们离开了母亲的怀抱,战斗在朝鲜战场”…… 他表示这个歌词不行,明确对导演说,这首歌的上限就是欧式抒情曲了。沙蒙一看说这个不行,我们要至少要做一个对得住伟大抗美援朝战争、伟大的志愿军战士们的歌。

刘炽就请求乔羽帮忙,乔羽大神星夜从江西赶往长春片场,与沙蒙和刘炽一起讨论歌词创作。乔羽憋了十多天,也没个头绪。忽然有一天想起了自己坐游轮渡过长江时波澜壮阔的江面风景,于是一气呵成把歌词写了出来。刘炽一看之后卧槽写得好,压力山大,闭门谢客专心谱曲,并在门上贴 “刘炽死了”。两位艺术家精诚合作,再加上 “共和国第一女高音” 郭兰英的演唱,成就了这一首传世经典。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 这首歌的名字叫《我的祖国》,这几句歌词没有一句提到 “祖国”,却句句都能让我们想起她。

对比一下其他主旋律歌曲的歌词:

我和我的祖国
一刻也不能分割 ——《我和我的祖国》

我爱你 中国
我爱你 中国
我爱你春天蓬勃的秧苗
我爱你秋日金黄的硕果 ——《我爱你 中国》

天佑中华 天佑中华
风雨压不垮 苦难中开花
真心祈祷 天佑中华
愿你平安昌盛生生不息啊 ——《天佑中华》

虽然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乔羽老先生的表达技巧就是高超一等,他不会说教的告诉你:我爱你、不能分割、老天爷保佑你…… 而是通过描述我们生活中再日常不过的场景,让这种感情喷薄而出。

再说一个小插曲,当时写完歌词之后乔羽心里也没底,因为这首歌与上甘岭没什么关系,甚至离战争都很远。乔羽心怀忐忑地把歌词交给沙蒙,没想到导演认为很好,不过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第一句不是:“万里长江波浪宽”?

乔羽回答说:“不管你是哪里的人,家门口总会有一条河,河上发生的事情与生命息息相关,寄托着你的喜怒哀乐。只要一想起家,就会想起这条河。”

更进一步分析,《我的祖国》的谱曲是民歌风,是劳动人民熟悉的小调;等到了八十年代开始,如上述三首歌曲,多是西方风格的舞曲、进行曲、交响乐、宗教颂歌等等,从脍炙人口的平民风格进阶到 “高大上” 的精英主义。

按理说歌曲这种流行文化,应该是越近越流行。但是这些年的主旋律作品,传唱度远远比不上年代更久远的一首 “一条大河波浪宽”。说明我们精英阶层的文艺创作者越来越脱离劳动人民的生活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图形验证码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