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风息神泪:刚看到说一个小县沸腾了。铜鼓,一个常住人口只有 11 万的地广人稀山区县,主体人口客家人,全县只有一所普通高中。

近几年从政府到学校到下力气在教育上(从 2019 年开始,铜鼓高中教育全部免费,已上交的学费全部退回)。出了今年的江西文科高考状元:663 分徐皛玥。

她不是转校生,是从小到现在都在当地就读的本地人。消息出来一整个县都在奔走相告,发自内心的替她喜悦,欢呼。

对出生在小地方,天生资源落后于大城市的孩子来说,这确实仍然是一条相对最公平的向上道路。

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推拿熊: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因为身为小镇做题家我们真的没有得罪任何人。没有占用北上津的任何教育资源,完全是刀耕火种晴耕雨读一张卷子一张卷子做出来的,甚至没有和你们同一张高考卷子,我们就是纯粹地从一个小地方经过九九八十一难考出来的,虽然素质不一定高甚至厌倦了考试,向往更自由开阔的世界,但这不是一个高考全市五万多人一本率百分之二三十的大城市人可以嘲讽的事。所有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

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推拿熊:其实你思考下为什么我们国家研究生考试报考同一学校同一专业是全国一张卷,尤其法硕这种,可以全国一张卷,你考北大法硕和湖南师范法硕考卷是一样的。考研英语和政治更是全国统一,为什么高考不行?仔细一想你就知道这场游戏到底哪些人在占便宜,最离谱的有些地方的人占了几十年便宜了竟然还出来卖乖 ​​​

@初暖再暖:125 万的生源地招的人远不如五万考生的地多,河南人惨

希望一些北上网友知道自称 “小镇做题家” 是我们小地方人自嘲的,而不是你用来嘲讽小县城学生的称谓

@雷斯林 Raist:确实,高考是最公平的但也是最不公平的。而且它的不公平所有人都能看到,但往往闭口不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图形验证码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