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上综艺是飞升还是“打回原形”?

第七期的“新面孔”,是B站百大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何同学的履历相当优秀:他坐拥千万粉丝,视频影响力直接带火一只A股,采访过苹果的CEO库克。为了节目,他专门去练习了后空翻,在开场脱口秀的结尾现翻了一个炒热气氛,也带着他的后空翻登上了热搜。

但观众似乎没有那么买账。何同学登场时腾讯视频的弹幕有一半在问“他是谁”,官博下也有不少评论“不会请就不要请”——如果说首期引发争议的周迅那英还是天后级别,之后同样坐上领笑员席位的何同学,难免会给观众带来落差。

网红越来越成为综艺嘉宾里常见的面孔。凭借综艺二次走红的李雪琴和辣目洋子,已经成为网红迈进娱乐圈的正面案例。

而观众对于网红的“阶层”认知,或许仍然处在娱乐圈“出身”鄙视链的底层,即使娱乐性质最强的综艺节目也并不例外。

网红上综艺是飞升还是“打回原形”?

但无论是否合适,综艺节目上越来越多的网红面孔,都证明了这是一场感人的“双向奔赴”:网红需要综艺,综艺也在呼唤网红。

明星网红化,网红明星化

出现在综艺和影视剧里的网红面孔,确实越来越多了。

《二十不惑2》里姜小果的新男友齐颂,扮演者是抖音的初代网红费启鸣;《独行月球》马蓝星身边向她汇报工作的副官,是搞笑短视频网红出身的辣目洋子(现已改回本名李嘉琦);近期播出的《炽道》,铅球队队长的扮演者是抖音网红西兰花;刘诗诗新剧《一念关山》的男主,是凭借YY直播唱歌走红的摩登兄弟主唱刘宇宁。

何同学出现在《脱口秀大会》不是首例,两季之前就有李雪琴凭借“宇宙的尽头是铁岭”成功出圈,成为那一届的“最强新人”。

走进娱乐圈之后,李雪琴行程表很满,综艺市场轮番对她递出橄榄枝,类型从生活社交、恋爱观察横跨到喜剧竞演,不但成了《你好,星期六》的常驻MC,下台之后又能在《毛雪汪》里有一方小小的客厅,春夏秋冬四季里周周都和毛不易逗狗、做饭、和嘉宾唠嗑。

不少网红在出演节目和影视剧之前,已经享受了“明星”般的关注度。李佳琦的个人站一直更新图频到去年9月,易梦玲的微博评论点赞数量也要高过不少明星艺人。《哔哩哔哩向前冲》的个人冲关cut中,谢安然、啊吗粽、“退钱哥”等网红博主的播放量,要远高于参加节目的男团女团成员。

自从明星偷税漏税、天价片酬新闻被频繁曝出后,大众对娱乐圈的审视视角在调高——高高在上、发广告机器的艺人不再容易受到青睐,努力变得鲜活和接地气,成了当下明星们在人设经营上需要绞尽脑汁的功课。

毒眸(ID:DomoreDumou)曾在往期文章中提到,新一代小花非常注重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鞠婧祎的妆容模板是美妆网红的时尚风向标,杨超越成了写真模板,林允在小红书分享医美体验,欧阳娜娜把vlog做成了标签,还会因为参加活动的妆容出圈,邀请化妆师专门录一期妆造视频。

男艺人也没放弃追逐网络潮流,因《苍兰诀》晋升流量的王鹤棣,会用搞怪滤镜、按网友要求拍“篮球转场”,“光剑变装挑战”爆火的时候,罗云熙、李承铉等男明星也都带上TAG发布了视频。

短视频的浪潮席卷互联网,几乎所有的营销内容,都要考量短视频受众的审美与习惯。本就深谙此道、处在舒适区的网红,与走下云端的明星相遇,两者之间的界限,自然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网红上综艺,然后呢?

不是所有网红上综艺,得到的都是大众的认可和掌声。

有一种说法是,电视镜头是网红的“照妖镜”。初代网红们凭借人人网照片和写真走红全网,找好角度的镜头和可以后期处理的照片,带来了太多的“不确定性”,观众渐渐理解了美颜滤镜和PS的“强大”,电视镜头成了检验网红颜值的唯一标准。

豆瓣女神南笙、武大校花黄灿灿出现在综艺节目时,最大的舆论声音是她们“照骗”“见光死”。斗鱼一姐冯提莫登上《快乐大本营》,被诟病最多的也是她的身高太矮,尤其是和当时站在她旁边的同场嘉宾迪丽热巴对比起来,存在感直线下滑。

专业属性更强的节目,网络红人的身份也更容易遭到大众鄙视。冯提莫、隔壁老樊在登上《蒙面唱将猜猜猜》《歌手》等音综时,舆论场里都有很大的质疑声。

什么样的网红适合上综艺?这本身就与网络红人的类型和综艺类型双方面的因素有关。

观众对网红的刻板印象短期内很难改变,但如果“网红”的标签并不明显,可能就会绕开舆论的质疑。罗翔也曾经上过《吐槽大会》,但观众对他的第一印象,可能并不是“B站百大UP主”,而是法学教授和“知识分子”。

最好的适配秘诀是“术业有专攻”。节目本身展现的内容属性和网红的职业属性适配,则更容易受到好评。比较明显的例子是在《脱口秀大会5》被骂上热搜的拉宏桑,她在B站的视频内容以生活类视频为主,参加B站的代际社交真人秀《屋檐之夏》就显得相当自如。

网红上综艺是飞升还是“打回原形”?

拉宏桑《屋檐之夏》

如果网红努力迎合节目的调性,舆论的反对声也会减弱。101系选秀注重群像刻画,林小宅、韩佩泉、艾克里里、张欣尧等出现在节目中的网红,呈现出的面貌都是努力练习,最终的舞台表现也基本不会给练习生出身的选手拖后腿。

自身实力过硬,恐怕是网红进入综艺最好的门票。李雪琴在《脱口秀大会3》展现了她的文本创作能力和幽默感,张星特在参加《创造营2021》之前也是网红歌手,但通过在节目里翻唱《永不失联的爱》,收获了大量人气,一路挺进总决赛的TOP20。

如果专业技能不够出彩,那么像Giao哥参加《中国新说唱》一样,作为节目中的调剂还能让观众一笑了之,像拉宏桑淘汰小鹿晋级,就容易引起网友的大规模声讨。

但总的来说,网红上综艺的效果好不好,还是要在他们迈出尝试的第一步之后才知道。上节目进可以是改变职业生涯的转折点,退一步讲,也有碰壁之后可以回归的舒适圈——对于职业就是获取流量的网络红人来说,上节目总归是个划算的选项。

“好风”吹向网红

2019年,国内头部时尚杂志《嘉人》推出过一期“别开生面”的封面,拍摄的主角不是大咖明星,而是坐拥百万粉丝的主播网红。

让他们登上杂志封面的背后推手,则是短视频直播平台“火山小视频”。平台送网红上杂志封面,与输送网红走向综艺的逻辑相似——扶持主播走出自己原有的圈层。

而网红的职业特性,决定了他们在呼唤更高的知名度,而上综艺,是他们突破原有的圈层,收获来自更大众层面的关注的最佳路径。高速换代的互联网,很难让任何一个网红保持长久稳定的职业寿命,星光熠熠、鲜花着锦的娱乐圈是值得“赌一赌”的平台。

《青春有你2》的初舞台环节,林小宅就曾对着镜头阐述“重新开始”的理由:“网红的生命力是非常脆弱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不会再关注我、不会再看我、不会再喜欢我,所以我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技能。”

而当时的娱乐圈处在流量时代的尾声,如日中天的综艺市场推出了国民台综和超级网综。这也导致了网红与综艺舞台之间的权力关系是不对等的:“出现在综艺里”本身就是对网红人气的一种认可,但综艺中的网红则没有什么必要存在,更容易受到关注、拉来收视的是当红流量。

然而,这种不对等的关系正在最近几年悄然逆转:网红不再将在综艺中出镜视为荣誉和上升的必备路径,曾经高高在上的综艺,也在“放下身段”递出邀请函。毕竟,降本增效已经成为趋势,即使艺人的薪酬受到几次限薪令的影响有所降低,也普遍高出网红的出场费用。

另一方面,出身草根的网红们,会更少受到娱乐圈潜在条文的规训,更容易在节目中呈现出鲜活的一面,从而给节目本身的剧情走向带来亮点。去年《创造营2021》里,网红出身的韩佩泉带着几个白眼的reaction镜头走红,为这档选秀增加了不少戏剧化成分。

短视频的走红和圈层化的愈演愈烈,让综艺节目在娱乐内容市场的统治力有所下滑,反而需要某些特定圈层内的网红登上节目,打破圈层之间的壁垒,吸引更多流量。《吐槽大会》来自多个领域的嘉宾,已经反复证明了“破圈”的必要性。同时,综艺本身的圈层化属性加强,圈层领域的网红也更容易作为专业人士进入节目,去年优酷的综艺《这!就是潮流》,就邀请了头部电商主播李佳琦。

网红上综艺是飞升还是“打回原形”?

网红的种类本身也得到拓宽。除了依靠颜值的秀场主播和短视频达人,走上综艺的网红们也出现了硬核的知识类博主,而这类网红很少受到随年龄增长颜值下滑等因素的影响,职业寿命也被延长,“奔赴娱乐圈”不再是唯一路径。

这次登上《脱口秀大会》的何同学,除了UP主的身份以外还是创业公司的老板,他也在《娱理》的采访中直言:“反正我感觉我没有很努力地想闯荡娱乐圈,今年我应该也不会再参加新的综艺了。”

观众对于网红上综艺的看法,可能在短期内不会发生什么改变。但你关注的网红们,一定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综艺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图形验证码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