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拉着行李背井离乡 包里装的出门打工要穿的衣裳

背井离乡好几年,兜里没多出十元钱,年年回家去过年,隔壁翠花也没多看我一眼,你们讨论开车,我们讨论明天200一天要不要去。

他拉着行李背井离乡 包里装的出门打工要穿的衣裳 老叔让他去工地把水泥扛 表哥也问他为啥不留村里放羊 饭桌上打开了啤酒一箱 大鱼大肉都在离他最远的地方 城市是冰冷的 亲戚的眼神是嘲讽的 这一刻他明白人是分三六九等的 晚上他偷偷流了几滴眼泪告诉自己这就是社会 几年后他开着五系衣锦还乡 老叔让他坐在饭局中央 没见过面的表嫂知道他不吃葱姜 唠着家常他打开了茅台原箱 鸡是刚放血的鱼是野的他掏出的红包没一个是干瘪的 长辈们举杯还要看你无微的表情 希望你能把表妹的工作摆平 毕竟从小就看你行 饭局过后表嫂穿着睡衣走错了包厢 迫不及待为你打开花丛中央 表哥看见偷偷的为你们关上门窗 事情过后大侄的学业以妥妥当当,表妹的工作也顺理成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